• 乡愁是伴我长大的麦草老屋,乡愁是风箱催生的袅袅炊烟,乡愁是纺车抽出的绵绵长线,是下代人再也不懂的三叔二大爷、七大姑八大姨。 我说乡愁是纳底子,孩子们都笑了,就因为他们这一代人已漠然不知它是什么。而他们父辈以前的人除了睡觉,和它形影不离,每个...

  • 感受春天

    2020-11-12

    早上,推开门,春风便悄然地侧身挤进来,暖暖的,带着青草的气息,这时候,我简直怀疑我的眼睛,不是吗?冬天的雪刚刚化去,不觉间就有了满世界的绿。 久居城市一隅,很少感受到春天到来的脚步。于是,我时常怀念梦里那些不曾长大的光阴,田野、村庄、池塘、...

  • 每一朵花,都有它的美丽。二月兰是东园的主角,那山坡很长很长,坡顶是条小路。路的两边,就是成片成片的二月兰,坡下有个茶室,有老人坐在那里闲聊、喝茶,很日常,而且很美。 二月兰开的热烈,抬眼望去,尽收眼底的紫色,望不到尽头。 我的故乡,也种了许...

  • 家乡的山坡

    2020-11-12

    家乡的山坡一年四季都有着不同的景色,非常美丽,我常陶醉其中。 春天,万物复苏。草绿了,树也绿了,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走进山坡就仿佛走进了绿色的海洋,嫩绿的一片,非常可爱。只要一走进去便会沉醉其中。或在绿茵草地上闭目养神,或伫立林间聆听...

  • 提起煤油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们都不陌生,那时候农村还没通电,家里也买不起蜡烛,于是千家万户就都用煤油灯照明。暗淡微弱的煤油灯光,照亮了无数人童年的身影。 煤油灯就是用一种器皿将煤油盛在里面,从器皿里引出一颗棉绳做灯芯,用火柴点燃...

  • 我的老家,镇江大港岱向桥村,一个长江边的普通山村,几年前拆迁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的沥青大道,几座新建的厂房和建在路边的加油站。 老家消逝了,我拿什么来祭奠? 我用对这片土地的依恋来祭奠。 小山村三面青山环绕,一面大江奔腾。山脚下,...

  • 故乡有两条河,一条是由上游的祈阳河沐阳河汇聚而成的小石河;一条是发源自镇巴星子山的渚河。当地人叫不惯这文绉绉的名字,便因其河流大小称之为大河、小河,镇子在小河北岸山脚蜿蜒,镇尾便是小河汇入大河口。 小 河 小河比素常的山间小溪略宽,水深不过膝...

  • 诗意中秋

    2020-11-12

    一 古诗意中押韵出的一轮幽思,照我于秋之深处。 不是李白举杯相邀的那轮,那轮孤傲与豪放,已从樽中跌落江心;也不是东坡的那轮悲欢与离合,婵娟的月华,映我妻儿酣甜的笑靥;而李后主小楼上的那份凄凉,也早被昨夜东风吹落。 是从白日的喧嚣中沉淀出的一轮...

  • 听夏

    2020-11-12

    故乡,是每个人心中永远的情结。尤其是在夏夜,坐在农家的院子里听夏,别有一番情趣。如果你不身临其中,你是感受不到那份舒适,那份恬静,那份对于故土家园的虔诚。 听夏的那一刻,远离城市的喧嚣,回归田园的古朴,故乡给予你的是自然,是无私,是泥土的芬...

  • 那湖,那亭

    2020-11-12

    公园里散落着几处人工湖。有风乍起,粼粼的水波像细碎的银子,连同岸边如烟的柳,宛如一幅动态的水墨;若是无风,蓝天白云倒映在湖面,又成了静默的油画。水元素的加入,使整个公园都灵动起来,人们都说这里有塞外江南的韵味。 我爱的那片湖,坐落在清幽的林...

总:102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