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留不住过往,岁月忘不了迷茫,放下昨天的烦恼,守着今天的幸福,忘记情愁懂得爱,和和美美才开心,时光若一条河,静静地流淌着。生命中,来来去去,留下的,却不是原来的;扔扔捡捡,却不是想要的;进进退退,保存的,却不是最初的。生活的过程中,总有...

  • 爱人从乡下老家回来,带了好些母亲做的下饭菜。这些菜虽很普通,而我却情有独钟。 小时候家里穷,咽饭菜多是家园小菜或野菜。就算是逢时过节或贵客临门,也很少能吃到鱼肉之类的晕腥。蔬菜换季,为了一家人吃饭还有点下饭菜,母亲常常会根据季节,提前做些腌...

  • 我们身边的很多人物如同野花野草,在时光的碾轧下悄无声息地泯灭。多年过后,从人们的谈话及记忆中剥落,好像他们未曾存在,未曾在太阳下呼吸。接下来,我要谈及的小丙就是这样一位人物。 让时光回溯到二十多年前。当时我八九岁,小丙比我大五岁,他是一个瘦...

  • 又一个清明时节,又一次走在回乡的路上。 这条路,家的门,走了四十年,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得到。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如今我每每走在这样熟悉的路上,站在如此熟悉的门口,却越来越感到陌生,仿佛一个外乡客。 大门口那棵大槐树下的长石凳上,灰尘越来越...

  • 四周都是高山,太阳八点多钟才从山坳里出来。最先照着的是那块平地,在平地上,有一排平房。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土操...

  • 一碗乡愁

    2020-11-12

    母亲用微信发来几张照片,我细细地看着,存在手机里,舍不得删掉。 照片中,一个小竹篮里,大大小小的蘑菇挤成堆,它们或鲜红或暗紫,圆头圆脑的水灵灵的,长着一幅既好看又好吃的模样。看着这些照片,我不禁想起儿时捡蘑菇的情景。 进入秋天,在大人们忙着...

  • 离别,每个人都会遇到,也是无法避免的,人生路漫漫,你我相遇之后又分离。相聚总是短暂的,分别却是久长的,唯愿彼此的心儿能紧紧相随;永远不分离,离别太痛了。也曾想过不认识你,也许不会有我今天的痛,可我却从未后悔;我们走过多少风雨飘摇,有过多少...

  • 母亲种花生

    2020-11-12

    母亲种了一块地的花生。 那块地离家三四里,藏在水库半腰的深坳里。路是在水库沿上修出来的,一边临崖,一边临水,没法儿拓宽,坡度又大,机器进不了地,犁地、收割、运输都成了难事。又和邻居共有,邻居种上了密密的杨树,进地必须穿过杨树林,架子车拐弯都...

  • 大自然中的四季交替,没有人能去逆转。尘世间的命运,没有人能去抗拒。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却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 回忆最初遇见你的那些日子,快乐与幸福并存,似初恋般的感觉,与你邂逅后,慢慢地化作点点滴滴的记忆。而自己梦幻般的理想,一直在小心翼翼地...

  • 落叶之秋

    2020-11-12

    不可否认,秋季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天高云淡,色彩斑斓,不冷不热,所以人们通常喜欢在晴朗的午后徜徉山间,观赏艳丽的秋景。我一直不喜欢秋天,因为每到此时就或多或少地生出阴郁。 这是从我10岁那年开始的。1990年深秋,我家里在原下盖新房,乡党们自发地前...

总:101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