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生为你去放羊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20-11-03 15:53 阅读:
  李江提到王小果的名字时,QQ群里的热烈气氛达到了顶点,各色各式字体前仆后继地扑上屏幕,表达出各自主人对王小果无比关注的急迫心情。

  遗憾的是,大家乱哄哄地问了半天,也没人知道王小果的近况。

  这个QQ群是两天前才建的,源自几个同学的小聚。就是这一聚,让大家的怀旧之情风起云涌。于是,几个人短信电话一通忙活,大家便在QQ群里欢聚了。一别二十载,除了关系亲密的少数人,很多人十来年没搭过话了。这一接上头,自然是激动无比。现在,大家扳着指头数了半天,才发觉,少了王小果。

  曾经的班长李江打出一段语重心长的黑体字:“为了让咱们班毕业二十年的聚会圆满完美,请大家积极行动起来,找到王小果!”

  片刻后,林静好发言:“寒窗十几载,一朝放羊去,王小果,不走寻常路啊!”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纷纷表达着当初听到王小果辞职改行放羊时的惊诧。要知道,那是近二十年前,以卖肉闻名的北大牛人估计还穿着开裆裤。我们学校虽名不见经传,但比现在的北大更够意思,起码都给大家寻了个安身立命的去处,众人含泪挥别后,便各自到工作岗位上扑腾去了。王小果去的是家国营农药厂,生产当地棉农最需要的一种农药,据说供不应求,福利自然相当不错。和他同时进厂的人都心满意足、踌躇满志时,王小果辞职了!回老家放羊了!据传闻当时也有同学对王小果很关心,试图问出为什么。但人家根本不买账,连送行宴都没参加,就飘然而去了。从此便不再有人刨根问底,不过给大家的茶余饭后又增加了一桩趣闻。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大家现在对他非比寻常地关心,不过想给自己平淡的生活加些作料。

  也难怪,四年同窗,王小果,自始至终,只是个笑料百出的异数。

  白衣飘飘的年代

  那时,文学青年还是褒义词,在我们化学系,文学青年也层出不穷。王小果当年也削尖了脑袋往文学青年上靠,但一直未果,因为他的作品实在太蹩脚,连最不文学的青年都看不上眼。可就在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王小果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用他那未改的乡音抑扬顿挫地朗读了一首自己写的长诗,耗时一刻钟之久。这还不算震撼,更让人无法自持的是,朗诵完毕,他深情款款地说:“这首诗,献给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孩——林静好!”就这一句话,全班顿时笑得人仰马翻,打败了李江他们精心排练了一个多月的小品,取得最高爆笑率。

  校园一直是爱情的发源地,男男女女聚在一起,难免出现些相互爱慕、独自相思、三四角恋等暧昧关系,可王小果跟林静好?不用说八竿子打不着,就是八百竿子都没法把他俩联系起来。原因很简单,林静好身兼文学社社长、学生会副主席数职,出身官宦人家,有才有貌,仰慕暗恋者众多,只是基于她强大的气场,从来没人敢在公开场合表示;而王小果呢,虽然大家都是同学,不便用猥琐之类的词来形容他,但他确实乏味得让人绝望。不会踢球不会打球不会唱歌不会跳舞说话不利索,写诗之余唯一的爱好是打太极。每晚一个人在黑乎乎的操场上画圈,连累我们班成为全校的笑柄。有好事者称,把这两个人摆到一起,那就是个成语,天壤之别。好在,林静好是个豁达之人,她并没有像阿美那样,因为表白者的长相做派过于婉约,觉得深受其辱以至失声痛哭,而是随我们一起笑得前仰后合。

  当表白沦为全民狂欢,那下场是比悲剧更惨的,但王小果显然有些冥顽不化。他不久后又将一首唱得跑调千万里的歌献给了林静好。提起这首歌,很多人都会热泪盈眶——《妈妈的吻》。

  随着林静好的检察官男友隆重亮相,王小果再没什么出格的举动。除了闷头写些没人看的东西和执拗地在操场上画圈,他几乎是无声无息的,但,这绝不妨碍他继续当我们的笑料。

  新时代的苏武

  人到中年,纵使生活再顺当,也总会有些心酸的记忆,何况我们大多数人并非生活的宠儿,就因为如此,大家对王小果的期待更迫切。因为他的存在,才能凸显我们并不明显的优越感。

  几天后,终于有人找到了王小果的下落,还在当他的牧羊人。群里一片感慨之声:“放了十几年的羊啊,都赶上苏武了!”

  在讨论毕业二十年聚会去哪里时,林静好说:“干脆,咱们去吃小果家的羊肉吧。”调笑之后,此提议被一致通过,大家说,就当农家乐了。

  王小果的家乡山清水绿,端的是风景宜人。包租的大巴车刚开到村口,就见到了笑得不知所措的王小果。当了近二十年的牧羊人,他倒没怎么变样,相比班里其他男同学的肥头大耳,他还真算是个惊喜。男同学们自然热烈拥抱,女同学则深情握手,轮到林静好时,一干人起哄:“抱一个!抱一个!”林静好已是拥有几家公司的林总,她比当年更加豪迈,作势要朝他身上扑,可怜王小果满脸绯红,竟“扑通”摔到了地上。有人笑岔了气。

  小果指着青山上几点忽隐忽现的洁白跟大家说,那是他承包的山和他的羊群。林静好赞叹:“真像飘落在山间的云朵啊。”小果默默点头,木讷了好一会儿才领大家去他家。院子很大,两层小楼崭新,有人就酸溜溜地说,小果混得真不错。混得不错的小果并没有意气风发,他很没有底气地请大家多包涵,说穷乡僻壤,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大家。但所有的原料都来自他的山上,纯绿色食品,厨师是这十里八乡最有名气的,提前两天就开始准备了。大家矫揉造作地客气几句后,就很不客气地开始大快朵颐。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知谁带头,又提起了王小果当年对林静好的表白,一干人便起哄,叫嚣声差点掀翻屋顶。王小果满脸尴尬,吭吭唧唧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个面容朴实的女子进来了,端着一盘蘑菇,一开口,清亮的嗓音就把全屋的嬉笑声压住了:“这是我自己到山上捡的蘑菇,大家快尝尝鲜。”王小果得救般赶紧介绍:“这是我老婆。”大家一愣,随即纷纷起立,要“敬嫂子一杯”。嫂子很豪迈,来者不拒,看得大家目瞪口呆,轮到林静好敬酒时,不知是不是多心,总觉得嫂子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

  到底谁更傻

  一顿饭吃了大半天,喝倒了一大片,其中包括王小果。王小果连醉态都那么滑稽,他嘴里絮絮地念着什么,似乎是山间,云朵啥的,又听不大真。村里来帮忙的人一见他这样,都笑:“这个小果啊,一喝醉就念这个,念了快20年了,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念的是啥。”

赞助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