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潺潺,淌过心间,湿润了心底的柔软,潮湿了记忆的土壤。 轻握流年、细数往事,还未来得及将最美的你安放在我最深的脑海里,回忆潮退,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来证明我们相爱过,只能怀揣着昔日的线索,轻轻的踏过所有的过往,几经轮转,无力的跌落在回忆...

  • 消失的果园

    2020-11-12

    那个果园,离开我已经七年了吧。 之于我,那近两亩的小果园有着特殊的意义。我们几乎是同时来到这个大地的。可当我越过第二个本命年之后,那些几经嫁接的果树,终究逃不脱垂垂老矣的命运。无法保证挂果率,被砍伐似乎是必然的宿命。 仍能想起过去,苹果花开...

  • 离别

    2020-11-12

    每个路口都有沉重而感伤的离别,每个人心中都珍藏着一幅幅离别时珍贵的画面。美丽仿佛在昨天的景色里,依然那么楚楚动人,依然在太阳的照耀下萌着春天的绿,吟着夏天的歌。 花间无问事,两道纷飞燕。此处泪奔地 更是离别难。 不知不觉中秋天已至,秋风凉,秋...

  • 一年如一梦,弹指一挥间。又值岁末,来不及驻足回望,不经意间又将跨进新年的门槛。 匆匆过去的这一年,于我,平淡如一潭湖水,没有波澜,也没有涟漪。说实在的,我还是挺喜欢这种平淡而宁静的生活的: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间奔波,工作之余,一张书桌、一盏台...

  • 清明的雨

    2020-11-12

    灰暗的天空,沉闷的心情,荒芜的坟头,久别的哀思。凄凉伴着忧伤,雨水伴着泪水,缅怀逝去的亲人,拾起久违的记忆。泪,总是为孤单倾注;雨,总是为思念滑落。 那年的清明前,我带着幼小的儿子去康乐县胭脂镇马集村老家塔山穆斯林坟地看望逝去的奶奶和太祖母...

  • 流年恍惚,谁苍凉了成长?谁迷惘了匆匆忙忙? 或悲伤,或忧愁,或怨怒,或不甘心。 拖起干瘪的行囊,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与千千万万生活中数以亿计的尘埃一样,像是在追赶着什么,或是在被什么追赶着。看着繁华的街,川流不息的车流,无根漂浮的心,迷惘而又...

  •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一生把爱交给他/只为那一声爸妈 耳边响起熟悉的旋律,那一刻情难自禁而泪盈眼眶。从何时起,她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年复一年,庭前花开花落,海里潮起潮落,也只有她,扶...

  • 记忆的殇

    2020-11-12

    暮春东风过,梨花飘飘落。 多少个午夜梦回,多少个愁肠百结,就在这一瞬,白云底下熟悉而陌生的小径,荒草弥漫,胸中泪水堵塞,无语凝噎,终于再见 那时,我还小,你还未老。你满山苍翠,菌子蓬生,儿时的双脚在你的背上留下了无数填不满的脚...

  • 难说再见

    2020-11-12

    恋爱的时候,因为是异地恋,所以我们经常面对的是相聚与别离。 见面时,他欣喜我淡定;离别时,他伤心我无感。他气愤地责问我: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没心没肺?! 他不知道,现在的没心没肺是因为过去的伤心伤肺。 小时候,父母分居两地,我跟随母亲,但我依恋...

  • 有一段时间,为了找店面,我寄居在丈母娘家里。丈母娘是卖菜的,每天十一点左右,都会准时回来。她每天回来,都会带回当天的伙食,鱼肉、海鲜、熟食,还有蔬菜,甚是丰盛。我算了算,这一天下来,要花不少钱。虽然丈母娘叫我安心找店,说吃喝不用我来操心,...

赞助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