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想你,可还是想你了,寒冷的风发出嗤嗤的冷笑迎面而来又不削一顾似的从身边飞走,一个人静静地走着听着音乐,舒缓的轻音乐像柔柔的小手轻轻敲打记忆。 你的笑声从心空传来,好听的普通话像山泉飞珠溅玉像风铃摇响,清脆甜美温婉柔情,令人遐思陶醉。像磁...

  • 很多人都说,最怕的就是,忽然就听懂了一首歌。不是听懂了歌里的世界,而是突然就看懂了自己的曾经。 刘若英用了19年的时间,把《后来》拍成电影,可是,你怎么看着看着就哭了? 奶茶某次在演唱会上唱起《后来》,泪流满面,她想起了谁? 朴树在节目上唱起《...

  • 远去的故乡

    2020-11-12

    故乡是一个人心里永远抹不去的记忆。虽然现在大多数人忙于生计,常年奔波在外,似乎都已经忘记了故乡的模样,但在内心深处,还有一块地方,是留给故乡的,也不管故乡是不是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现在能读到的关于故乡的文字,多是抒发回不到从前的惆怅。这种惆...

  • 老宅

    2020-11-12

    我家老宅位于老民主街十组,三间土平房,半亩隙地,榆树丛围着。院门朝东,两扇木板门足有盈寸厚,涂着黑油漆。北侧有三棵老杨,高入云天。门前是生产队干打垒的的院墙,里面牛叫马嘶皆听得清。院门里侧靠南有一张用木板条制作的长椅,白茬,没刷油漆。长椅...

  • 这阵风吹过来,天也凉了,远方的你有没有加件衣服?这阵风吹过来,山里的枫叶也该红了,你有没有登高看层林尽染?这阵风吹过来,月也圆了,你有没有低头思念家乡的亲人?这阵风吹过来,夜也长了,你有没有辗转难眠? 不想说,我什么也不想说了。我只想呀一个...

  • 七十年代初期,我家有一台蝴蝶牌缝纫机,这在村子里是个爆炸性的新闻。它是我妈妈最奢侈的嫁妆。在那个物资相当匮乏的年代,能买得起一台缝纫机,一定是个有钱的人家。不仅有钱,还要人上托人,到大城市才能买得到的。 我爸是村长,一天到晚都在忙他的公务。...

  • 残荷

    2020-11-12

    踏着冬日暖阳,慵懒游走在郴州西河风光带,夕阳西下,影子越拉越长。暮色中,苏仙区栖凤渡镇那十里荷田,退却往日盛大、妖媚、荷风飞舞,一片萧瑟、颓丧,已无人眷顾。 入目一派残荷的美,是不言而喻的。它由夏入秋、由盛转衰,最具悲剧美的特质。我们可以从...

  • 流年如烟

    2020-11-12

    是在早春,大地苏醒了,漫山遍野都出了新芽;风也暖了,贴面柔柔地吹。 人在牛背上,总有点骑马的幻觉,牛蹄踏在坚硬的石板上,响起一串打击乐,比马蹄声和缓,比驼铃声紧凑,清亮,悦耳,入心。这是一条很古老的石板道了,它始于何年,终于何处,我们都不清...

  • 将离

    2020-11-12

    一 四月末,桌上的玻璃瓶子里,几枝芍药终于开尽,花瓣和叶子蜷曲着。清理后走出公司,暮色围拢,这一年春天已至尾声。 每年春天,我都有买芍药的执念,今年亦如此。买了一束,未开花,后又买了一束,从一个个圆鼓鼓的花苞到含羞半放再到盛开时的潋滟花容,...

  • 流年的伤口,终只能自己舔舐,昨日情深过,此后,提起已是过去式了。 人生几多风雨,几多坎坷,纵然记忆抹不去,也可以为自己的心寻找一份宁静和从容。所有的爱恨情仇一直镌刻在心底的某个地方,不知道哪一天,它又跑出来,抢走所有的快乐。 你说,要彻底忘...

赞助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