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二十年

结婚二十年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种励志格言,从我太太口中堂皇说出,刚结婚时,我还以为是一种调侃,逗着玩的-她也算比常人多吃几年的墨水。谁知竟是认真的。那时我二十郎当,吵架也不怯阵。心头一倔,劲提了上来。眼睛一瞪,明告此女,如果不是天意弄人,萍与水根本无需相逢。你不嫁,我还不娶。你我各自安分,少来刮懆。

然而,有了小孩。事业也不如隔壁张手段。人家给太太买金买房,小孩花红柳绿,把我的志气挫了一点。再在逢年过节,听到亲戚朋友口耳相传,许多发财发达的动人故事,心头更矮了一截。太太再来叫屈,我便没有了以往的嚣张气焰。你看人家,多受委屈,难怪在厨房一角,伤心的梨花带雨。我也多么想给她如花的人生,小孩提起爹爹也提劲,一门富贵,锦绣人生。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听在我三十多岁的耳里,始觉天公地道。人家从年轻时,屁颠屁颠地跟着你,难道是为呛一口寒风吗?她也是为活得体面和有尊严,在闺蜜和亲戚朋友面前,能快活而神采飞扬地出场。

既然故国事业无多大起色,不如远走高飞,离开那片社会上升阶段的浮躁心态,和拼爹的土壤。如今在异域安身立命,平稳地生活,也自有其乐趣。老婆的那个经典名言,虽然时有提起,到底失去了气候,在这个平实的社会里,显得底气不足。我有时开玩笑,你看你看,我左手拿葱,右手拿蒜。你跟了我,哪里就亏待你了?不照样吃香喝辣?她也不再学那含雨的梨花。

虽然我依然过着平常的打工一族生活,然而她,却慢慢少了怨言,自己还常常加班。如今四十多岁了,当年嫁人时的青春梦想,那个经典名言,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也束之高阁。可能麻木了,可能死心了,也可能悟到点什么。也就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这是时间的妙用。

结婚时,她姐姐送给我们的一个大红的中国结,上织“永结同心”,挂在我们的床头。如今因多次搬家,不知遗失何处。二十年的婚姻,是条无声的河,流走了许多东西,也带给我们许多的故事,在岁月的风里喧哗不息。

感谢Jason Deng的投稿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优美文字 » 结婚二十年

赞 (1)

评论 0